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黑孩
脍炙人口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298
精华 0
积分 81835
帖子 16368
威望 81835 点
金钱 32735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4-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0-29 12: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黑孩

黑孩
      
   
    一
    昨夜的暴雨的把山脚小路上的红泥摧泡了,小沟小河里满溢着芥菜汁一样的红泥汤。日头火炭似的,把空气都逼成红艳艳的了。有福有财兄弟俩各挑着一担鳝鱼笼子,在粘起一坨坨烂泥的小路上行走,远远看去就像两只屎壳螂蠕动。这两兄弟似乎是同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癞痢头、驼背、烂眼红巴巴的。他们合着种分的田地,老和尚撞钟过一日得一日挨生活,穿得光剩下裤裆里的棍棍打摆摆了。有福放下担子,刮刮脚下两块大巴糕似的烂泥。他的褂子汗漉漉的,头发里蒸着白气,似乎他脑子里装了一盆火似的。两人猛猛地吸烟,蹲着叹气。
    “唉,整日里累个贼死也弄不到几个钱,娶亲是没有望头了,……兄弟俩都没个儿子,让人笑话,真到老得走不动的话,只好自己爬到洞里去!”有福苦笑笑说。
    “关键是没有钱,钱多,六十岁娶亲也见子见孙!就是没有子孙,老了手头积了些钱也好办。俗语说床头有箩糠死了有人搬!”有财叹着气。
    “到那儿去弄钱呢?钱是人家的脑浆,没有大本事是刮不到的!”
    “哥,我总是做梦捡到一大笔钱!数也数不清,好不容易数完了梦就醒了。白出了一身臭汗!”
    “世上那有这么便宜的好事啊!”
    “哥,快看,前面那闪闪发光是啥?”有财忽然惊叫起来,兴奋得癞痢头像灯泡一样发光,“莫不是一个金子罐,俗语说一脚步踢到金子罐,没有十斤也有九斤半!”
    兄弟俩挑着担子急急跑过去,扁担晃不过劲,吱扭吱扭叫得紧。他们眼睛撑圆了,血珠子似的往外凸。忽然,他们刹住了脚。那躺在灌木丛下是个赤溜溜的孩子!孩子似乎睡熟了,一点也没听见他们滋噜滋噜的脚步声。
    兄弟俩都泄了气,张嘴不说话光喘。
    “又是谁把女崽扔了。走,咱们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买个虱子往头上咬!”
    “过去看看,一条性命呢。”
    两人放下担子走近孩子。孩子惊醒了,跳起来就跑,一不小心,他跌到一条小沟里。有财赶忙捉着孩子的胳膊提起来。孩子惊恐地望着他。
    “吓,是个崽仂,长了把把的!”
    说关他不相信似的拿指头刮了刮孩子的小鸡鸡。
    “这是谁的孩子呢?”有福大声问。
    “我也不晓得!”
    兄弟俩软声软气地去问孩子。孩子一句话也不说,只挣扎着要跑。有财捏着不放,孩子乱扭。
    两人一起商量着怎么办。有财沉思了一会儿,忽然拍着膝头说:“哥,上次桥头村朱大贵卖了个崽,比这孩子还大,得了几万块钱呢。那是城里的一个老板买走了,说是传种接代。”
    “听人说那是人家买去得先喂胖再放到海里钓海参。孩子浸在海水里光露个头,等海参像蚂蟥一样吸满了再提起来,尔后又喂胖又钓,直钓死了孩子才放手,真造孽哟!”
    “哥,那是瞎说。人家为啥不买女孩子缺铜会得白癜风吗去钓,何况女孩子不要钱,能白捡到好多。”
    “女孩子肉松,吸不住海参……”
    “哥,你太糊涂了,发财的机会送上门来也不要。你想想,有了几万块钱,咱们娶个女人传后就不成问题了!”
    “你是说把孩子弄回去再卖了?”
    “卖了!”
    有财说干就干革命,于是他脱下他那宽松得像个被单子似的卷头裤,猛把孩子塞到裤裆里。孩子哇哇乱叫,他就解下又馊又臭的汗腰带塞进孩子嘴里。孩子不叫了,只乱动弹。他倒掉鳝鱼笼子,把孩子放在篓底挑起就走。
    “能行么,能行么?”有福惊慌地喊。
    “歌,你北京治疗白癜风一共要花多少钱别嚷嚷,反正事也做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人晓得!”
    他们把孩子偷着弄回了家,用绳子系上孩子的手脚,再把禾斛盖上。孩子眼前一片墨暗,谁也不知道了。
    二
    有财包了头块白头巾,穿上洗刷干净却有点发黄的白褂子外出探听去了。他先到桥头村的老表家里,老表一脸惊讶,表嫂脸的挂着长长的鄙夷厌恶对着他。他先散了老表一根烟,然后两人坐到院子里一段刚刚放倒还吐着香气的樟树上说起话来。有财吞吞吐吐含含混混不着边际地瞎扯了一通,总是不好或者没有机会切入主题。老表莫名其妙地附和,一边心里打鼓,这癞痢头要干些啥呢?
    “老表,我这次来是问你朱大贵上次卖崽得了几多钱呢?“
    “人家又不是卖你的崽,管他得了几多钱呢。哼,这样的人真不如畜牲!“
    “我是问那买崽的老板……是哪里人?”
    “屁老板,他是个人贩子,早晚公安局要抓他进笼子的。……啊,我晓得了,有财兄弟,你是不是积了一笔钱想买个崽养?藏谷防饥养儿防老,这是正的!”
    “不,不,我哪有钱……”
    “有财兄弟,放心放心,你买儿子的钱我是不会和你借的!”
    有财出门时解下了包在头上的白头巾,头皮烧得火烫又汗漉漉的,但他还是很愉快。他总算打听到了一些那位老板的消息。
    晴和的天气真好。浅蓝色的天空透亮,像巨幅的的绸子一样柔各,让人心里发颤。穿过一大片花生地时,花生叶子欢呼着阳光而片片张开蓬松,带着薄如蝉叶翡翠一般的光芒。地里满是人在劳作。锄头摩擦叶子和草的沙沙声,人们躬身拔草的滋啦滋啦声,孩子因不堪阳光和虫子咬啮的叽哩咕噜声,那样轻微又那样鲜明地在耳边飘浮。一个粗壮的农妇裤管扎得高高的,露出滚圆而又黝黑的大腿。她取下麦杆帽扇下风,又招呼躬身拔草的丈夫喝水,跟孩子打趣。孩子正手忙脚乱地抓抓头搔搔背,扭扭捏捏悉眉苦脸……多么好啊!有财忍不住沉入美妙的幻想:当他获得一大笔钱的时候,他也要和那个丈夫一样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劳作……
    有财满面通红满心愉快地走进屋时,有福正坐在禾斛前悉闷地抽烟。他抽了一支又一支,屋子里烟雾团团像闷烧了一堆秕谷。他听得禾斛里一阵阵咀嚼嘴巴的声音。可是早上端上饭给孩子吃,孩子动也不动,任他柔声柔气地劝,孩子就是不吃。有福悉闷了,后悔了。这孩子不说话,肚子里可清楚着呢。他一定饿了,饿得很难受了,他是要饿死自己吗?他有些恐慌,直怨有财早期白癜风是否能治愈胡思乱想,要是饿死人了可怎么好?
    “哥,莫发愁,看你一上午就抽了一包烟了。事情有眉目了,原来那个老板是人贩子,专门贩小孩卖的!”
    “人贩子?那老板在哪儿?”
    “过几天我去找他,早点脱手。喂,小孩子咋样?”
    “他不吃饭,他一口饭也不吃!”
    “那不行,咱们灌也要灌些米汤下去,揭开看看。”
    两兄弟把笨重的禾斛顶起来。他们一看惊呆了。孩子正趴在地上一口一口啃泥巴,肋帮子鼓鼓的,泥水顺着嘴角流下来,滴到有福的给他包的蓝褂子上泥稀稀的。有福赶紧窜过去,掰开孩子的嘴把糊糊的泥巴挖出来。有财手忙脚乱地拿破布擦着孩子的舌头牙齿,然后倒水洗干净。
    “有财,放了他吧,莫出人命了!”
    “哥,把孩子放到哪儿去?咱们小心照顾就行了。来,灌一碗米汤给他喝。明儿我就去找那老板。”
    “这孩子总不说话,莫不是哑巴子吧?”
    “管他哩,能卖钱就行!”
    孩子晶晶地看着他俩。兄弟两人好不容易才灌了一米汤下运河。孩子似乎胃受不惯这米汤,总要作吐的样子。有福看着这个瘦骨嶙峋的孩子,腆着个奇大贼鼓鼓的肚子。他不由摇摇头,心里由衷可怜孩子。于是替孩子洗身子换衣服时,他的手格外地轻柔,烂巴巴的眼睛格外红,湿漉漉的。
    三
    那个老板进门来,灯焰狗舌头似的乱舔着他,舔得他的黑影在墙上胡蹦乱跳。有福惊慌地注视这个以贩孩子为生的人,他的心狂乱地跳个不停,胸脯里像敲了一面鼓咚咚响。那老板猫一样审视了一会儿屋里,悄没声息地坐下来。他剪一头短发,长葫芦似的脑袋,目光尖锐而狡猾地骨碌碌响。他摆着一双骨结奇大的手,硬棱棱的满是骨头。他把声音压得很低地问:“孩子在哪儿?”
    “嘿,余老板,这孩子你会中间的。”有财一边堆笑一边对哥哥努努嘴,“哥,把孩子带出来!”
    有福呆愣着,还没明白过来的样子。
    “快点,啥话也别说!”老板斩钉截铁地说。
    有财瞪了眼哥哥,自己走进里间把孩子抱出来。孩子从睡梦中惊醒了,他呆傻傻地看着灯光里的三块脸。
    问啥话也不作声。
    老板不耐烦了,叽叽咕咕一声:“有财,你捡了个别人扔掉的傻孩子,这傻子谁肯要!“
    “不傻,他不傻,他肚子里清楚着呢!”有家务事忽然强烈地。
    老板笑了,骨碌骨碌了眼睛,说:“好,你叫他笑一个,只要他肯笑一个,我就付钱!”
    “笑一笑,喂,笑一笑。”有财一边轻轻叫着一边脸上挤动笑纹。他示范着,脸子都僵痛了,到后比哭还难看。孩子是笨学生,脸板板的毫不裂开。
    老板掏出一把糖果笑眯眯地逗关:“笑一笑,笑一笑呀,我全给你!”
    兄弟俩紧盯着孩子的脸。孩子似乎根本就听不懂他的话,蒙着雾一样茫然。
    老板最后摸出十元钱引诱,孩子面孔石根一样。他终于泄气了,气愤了,并且断然说:“这是个百分之百的傻子,又聋又哑又蠢。你兄弟俩当宝贝让我白走一遭夜路!”
    他抓抓脑袋,愤愤地走出去。
    “余老板,耐心的,他可能是吓着了。”有财赶紧追出来,“你再等会儿吧?”
    “有财,你啥时候让那傻瓜笑了就再来打我,好不好?”说完,他鼻子里哼哼两声,泥鳅一样滋噜消失在夜色里。
    “傻瓜蛋了,笑都有不会!我是条蠢猪,人家咋会扔掉个带把的崽呢,一定是蠢得没药治了!”有财又气愤又痛苦,希望的泡泡叭叭就破了。扔掉这个孩子吧,心上还得担造孽的罪名!他叭叭弹了下孩子的脑壳,孩子哭泣了。有财破了气管似的大吼一声:“哭,再哭我杀了你!”
    孩子猛猛刹断了哭泣声!
    “他不是个傻孩子!”有福断然说,“我带了这些天我还知道?”
    “那咱们 先来教会他笑好不好?”有财热烈地说。
    “他会笑的!”
    四
    兄弟俩偷偷养着这个孩子。他们不再把孩子关起来,孩子也不乱跑。田地的活有财一人包了。有福专门在家带孩子,做饭洗衣俨然成民个母亲。孩子也渐渐依恋他,小狗一样缠在他脚腿间。他蹲在灶间烧火,孩子就靠在他的膝头上,看灶坑里跳腾闪烁的火苗。有福翻动一下柴,火苗更旺了,灶火的舌头一样拖出来滋滋舔东西。有福指着火苗子说:“这是火。”孩子也不言语,挨关他膝盖紧紧的。有福心底柔柔的,似乎有种融化的东西在体内奔流。他快活地摸摸孩子的头,擦擦潮润的烂眼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好过的滋味。
    “这家里如今才有股活泼泼的气氛!”他暗暗想。
    有财忙了农活回来,走进门就脱下汗湿的单褂,除下草帽,把地扫扫干净躺下去,舒服得哎哟一声就睡着了。有次,他忽然醒来,撑开眼见孩子正在捉往他身上爬的蚂蚁。他闭上眼让孩子捉完。孩子细细嫩嫩的指头搔得他舒服极了。他想要这孩子是他的骨血就好了。他叹了口气坐起来,捉过孩子的手。他第一次感到孩子的手是如此柔软、细小,在他满是锉人老茧的大手掌里像个毛绒绒的核桃儿。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1-22 02:35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