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山岚春色
脍炙人口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298
精华 0
积分 81835
帖子 16368
威望 81835 点
金钱 32735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4-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0-26 22: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山岚春色

山岚春色
      
   
      
      
      
    这是一部虚构的故事,现实有相似之处,纯属偶然巧合!
      
      
      
    我们本来就生活在一个悲剧的 时代,因此我们不愿危言耸听说什么大灾难已经来了。我们在废墟中,开始树立一些新的小建筑,怀抱一些新的小希望。这是很艰难的工作,现在是没有可以通往康庄大道的路了……我们只能迂回地前进,或攀越障碍而过。尽管披荆斩棘要活下去。
    山 岚 春 色
      
    冬 寿
      
    一
      
    生活的河流弯弯曲曲,沿着自己的轨迹流淌向前,有时穿过狭窄的河面,越过一道道险滩,奔腾不息;有时流经宽阔的河面,平静似镜,倒映着两岸的风光,像是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画。然而,人们总是在按照自己生活的方式,度过了年年月月,平平淡淡,不值得一书的日子。
    我们曾有过的生活,插队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一百多个知青分居在八个生产队。像当地农民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艰苦的日子里,他们渴望脱离乡村生活回到城里;不要像当地的农民,世世代代生于此,长于此,认定的生辰八字把他们和这块土地紧紧地拴系在一起。于是,在这没有惊天动地的知青生活里,整整十多年的农村生活,他们没有神奇的创造,曾经让他们向往彩虹般的童话乡村生活,一股年青人的单纯、热情、幻想、追求、冲动、美梦成为过去,走向了现实的人生,演义了一部特殊群体辛酸悲欢的故事。文学家的文笔触礁了,他们不愿去写这种他们认为浪费纸墨的,平淡的群落。现实中的体裁已有既定的模式   有一段时间里,我默默地思索着,一群普通的知青,把他们过去的生活写出来,无非像个账房先生,日日夜夜重复记着一本乏味的流水账。前世纪八十年代以后,被冠名为知青作家,写出为数不少的小说,有的还改编成电视剧,沸沸扬扬,成了人们茶余饭后必看的节目,潜移默化在人们心中产生了共呜,他们精心雕琢的模式,成为银幕上知青的形象,人们的意识里形成了一个无形的观念,成为一时老生常谈的话题。过去的已经过去,我们也像一个喜欢唠叨的老人,炒着人们已经谈论过的,老掉牙的话题。我们也毋须庸人自忧,人们在平淡的日子渡过了一年又一年,他们渴望过着平安的生活,温饱无忧的日子.生活的年轮刻著着过去的岁月,当年的知青们,已步入天命之年,他们的过去被称为无悔的一代,有的人说他们是被废去的一代.回首往事心中可有愧?他们没有诅咒过去,他们在生活,他们在创造,他们以平常之心面对人生,偶然的回忆,像一块小石子投入平静的水面,卷起一道道小波纹.现在连这道小波纹,也被生活吹皱的涟漪淹没.
    下乡后第二年的春末,群山环抱的小山村,清晨的曦光从东边山峰露出淡淡亮光。远远看去,薄薄的山岚,细纱般地缠绕于山腰。一阵手风琴声似乎是歇斯底里狂叫,随伴着一种被压抑,沉闷高亢的歌声划破了村庄宁静:
    啦,啦,啦……
    到处流浪,到处流浪!
    命运唤我奔向远方,
    奔向远方;
    到处流浪!
      
    孤苦伶仃,
    露宿街巷;
    我看这世界像沙漠,
    那四处空旷没人烟;
      
    我和任何人都没来往,
    都没来往;
    活在人间举目无亲,
    任何人都没来往;
      
    ……
      
    歌声从一座挂着“卫千总”木匾古老的房子里飘出来,吵醒了经历一天辛苦劳动的知青们,半个月来,他们已经习惯这种感情宣泄的琴声,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他们不想得罪的哪一方的当事者,谁也不公开说谁是谁非,他们疲惫地揉揉忪惺的睡眼,无奈地摇摇头裹紧被子御寒。
    山村的春天,冷馊馊,歌声消失在寒冷的山间。
    山区的农村民风朴实,从未闻过如白癜风多久能治疗好此迸发感情的歌唱。传统农村中“明媒正娶”风俗使他们彼此陌生的你我成为夫妻,感情的冲突,家庭琐事的争吵,韵事的冲突……在男人的拳头,女人的哭骂声中和解。他们不理解陈南河与兰茜的感情危机,以一句“城里囝子‘番胎胎’”言之,算是他们的见解。
    早上,煮饭的农妇们到房前屋后喂牲畜,拿柴火,碰见面咬舌头是她们的家常习俗。“你知道吗,两人关系不行了。”有人俩个人拉起话了.
    “城内囝仔自己‘自由’,好,好得要命;不好,说翻脸不须要什么理由就翻脸。”
    “唉,缺德,害囝仔的要患精神病。”
    “你知道吗?那时,不怕害臊,从城里追到乡下,还是女的追男的,天地倒转!把妹妹也带来。想不要了,一摔手就没事,真缺德。”
    “是啦,不怕人家会死……”
    “害人想得要死.”
    她们谈得起劲,突然不约而同停止了谈话,她们晃过神来生怕人家听见她们的话题,神经嘘唏的,左顾右盼,看周围没有其他人,相互对视,彼此瞪了一眼,掩住嘴忍不住偷偷地笑了。
    “唉哟,锅里还在煮东西,一讲起话来什么都忘记,该死!煮糊了.”一个人忽然想起灶台上煮着东西,各自赶忙回厨房,又忙乎早餐。
    圈栏里的肥猪见到自家的主人离去,抬起头哼哼讨饲料吃。一只公鸡跳上草堆上,伸长脖子咯咯地啼叫起来。
    歌声停止时,似乎提醒人们:一天的生活又开始。一会儿,听见队长吆喝出工,知青们一个一个,赖洋洋地,默默无言走出宿舍,男知青们拿着秧船,女知青们挑着一付装秧苗的竹担仔,随着农民到田间劳动。
    春雨淅淅沥沥下着,穿过村庄那条混浊的小河卷起波浪,夹着残枝枯叶,发出阵阵响彻天空的涛声奔流而去。
    二
      
    春天,山村的夜晚格外寂静,唰唰的雨声中,偶尔传来几声狗的吠叫,惯于夜间串门的农民,此时喝下几杯自酿红米酒后,躲进被窝里御寒。
    兰茜坐在木窗下的桌前,微微卷曲、乌黑的头发,分梳成两条短辫子,圆圆苹果脸露出忧愁的烦闷。她穿着一件圆领,颜泽鲜艳,粗线条交叉的外衣,使人一眼看出她是个归国的侨生。
    她哭泣的心,在爱情的悲剧里煎熬,这时,她正在痛饮自己酿造的苦酒,想向自己移情的恋人诉说内心的苦闷,理智的现实告诉她还不是时候。虽然妹妹在自己的旁边,隐隐晦晦的曲折不是她所能理解的?满怀愁绪泄露于纸上,向慈祥的老父亲倾述:
      
    爸爸:您好!
    我打算结束和陈南河的关系,这也是我不喜欢看到的结局,曾经失恋的人再次踏上这条路,内心是多么的悲痛!爸爸,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为好。我希望有个幸福美好的爱情,但是现实真残酷,幸福对我来说是遥远的事。
    当我在苦恼与悲伤的时候,受到创伤的心特别脆弱,容易被某种表面的行为蒙骗。您希望我幸福,记得您是这样告诉我的,作为父辈我希望自己女儿找到幸福,当你受到创伤到现在这么短的期间,整个脑子还没好好平静下来独立思考,对自己终身大事没有一个很好的反思,很难说你已经做出理智的决定!
    爸,当时我确实不够冷静,经历在乡下朝夕的生活,才体会到这一点,也许是受过心灵创伤的人容易走上另一个极端。二年的恋爱时间不算长北京哪家医院白癜风最好,可是我一直没从理智的路上清醒过来。觉察到我和陈南河感情的差距是到红星村后的事。
    ……
    女儿 兰茜
    三月六日于红星村
      
    决定终止与陈南河的关系,是回家过春节时才拿定的主意。在她二十二年的生活,开始出现第二次感情危急。以前与陈南河来往,自己沉浸于爱情的幸福之中。下乡以后,逐渐失去恋人间的甜蜜感,群体中个人的魄力表现力,无形中成了姑娘择偶的天平。一个在一群比他年轻的知青中,很难有年长者所应具备的威信,这样的男人在自己的情人面前的魅力自然逐渐消褪。年三十除夕团圆饭,她没像往年一样到南河家“围炉”。年迈的老父亲和全家人感到这场婚姻的危机,只是不想伤她的心才没有问她。
    回队后,有天夜晚,陈南河到她宿舍里,其他女知青像往常一样有意避开,到楼下男知青宿舍打。沉默和敌意的对峙代替以往亲密的拥抱和亲昵的细语。陈南河坐在床边急促地抽着香烟,夜色弥漫的房间因猛抽烟的瞬间略显亮光,一亮一暗,小房子显得更加燥闷不安;兰茜背着陈南河站在桌前,从小木窗向外望去,小山峰上一株株黑黝黝的松树,阴沉的夜色映衬下,似是带着几分惆怅。突然,陈南河把香烟丢在地上,恶狠狠地踩灭后扑了过去……男人的粗暴与强迫就范的行为,满怀蔑视与怨恨使她产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个儿小巧的她反而把身材高大的陈南河推得站不稳脚步,摇摇晃晃,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清楚,一下子被推出门外,等到晃过神,门早已关好并反拴上。委曲与羞辱感涌上心头,她爬在桌上痛哭了。在楼下知道苗头不对的三妹兰芳赶忙上来,陈南河看到不可能进去,朝着门无奈看了看,怏怏不快离开。以后他上房间,妹妹陪伴在身边。
    写完信装进信封里,用干饭粒糊好放在桌上,兰茜感到心烦的桎梏得到解放,拿起针缝补被路边剌钩破的衣服。绵绵的雨天,阴干的衣服又冷又潮,她一针一线,小心一一地缝补,生怕被扎着。家里习惯用缝纫机,手补衣裳不是一件容易事,补完后用衣架挂在床边的钩上。
    雨更大了,山上腾起林啸,扑打得木窗吱吱响,小煤油灯的火焰斜晃晃的快要被吹灭,她用手去遮护。山村夜晚寂静,又沉闷。
      
    这年的春节章火根提前回城,请假时,队长很爽快答应了。春节前,队里没有农活,待到来春开始耕田,下种.农民呆在家里,你到我家泡茶,我到你家串门,现在多了知青,小年青们喜欢到知青宿舍打老K,一次八分一毛,你输我赢,积起来买猪肉,钱集多的话买头鸭﹑鸡的宰来吃.知青串成一气,敲他们的竹扛,没几回,父母知道了,骂得小年青们不敢同知青们了.火根队里的知青们可不是社会上那些只知道偷鸡摸狗,不懂得同农民搞好关系的混混角色.在敲竹扛方面做的适而可止,不至于引起农民们反感.
    “这些人太厉害了,年纪不比我们大,可给我们上了一课,在社会与人交往方式的一课.”火根对兰茜说.
    回去前一天晚上,他到兰茜的宿舍,帮助她准备好带回去大米,队里一人分了二十多斤“尖仔米”,煮成饭粒是透明的,香喷喷的,吃起来可爽口极了,城里供应的北京治白癜风好的医院大米怎能比,知青们舍不得吃,带回去过年.
    下火车后他直接到兰茜的家。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1-13 21:13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