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村 道 的 轰 鸣
脍炙人口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298
精华 0
积分 81835
帖子 16368
威望 81835 点
金钱 32735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4-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0-27 08: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村 道 的 轰 鸣

村 道 的 轰 鸣
  

  村 道 的 轰 鸣
北京哪个医生治疗白癜风好
  ——李康美

  

  

  

  天快亮了,郭水浪一睁开眼睛就看见窗外的晨色。那晨色还是灰朦艨的。他终于翻了一 次身,头疼得像要炸裂似的,胳膊腿都像是散了架。眼前的东西全是一半模糊一半清晰,揉 了揉一只眼睛,他才知道是眼睛出了问题,一只眼睛肿得老高,摸起来光溜溜的。他试着用 手指把眼皮分开,肿胀的眼睛就像一只烂桃流出了汁液。

  “哎,我一只眼瞎啦。”他拱了拱屁股说。

  背后没人应声。

  “我的眼睛还在流血呢。”他又拱了拱屁股。

  背后仍然寂静。

  他用手向后摸了摸,手指碰在墙上。再转过身去,就发现这张小床上就睡着他一个人。 撑起身子望着整个屋子,墙角是一排大缸,地上到处是苞谷棒。他这才明白老婆连炕也没让 他上,就把他放在这个堆放粮食的破屋里过了一夜。他坐起身想了想,就可怜巴巴地笑了, 挨了打竟然睡得和死猪一样,咋就能睡得着呢?

  他自己在自己腿上拧了一把,浑身的疼痛就减弱了一些。这些苞谷棒都是老婆和儿子收 回来的,他却一直在城里买豆芽菜。接下来犁地还是要用郭土改的牛的,老婆和郭土改睡觉 也许就是为了一桩交易。这样想着他就觉得自己的挨打真是罪有应得。人家的牛也是吃草吃 料长大的,使用一次也是该论个价钱的,就这也不是谁想用就能用,何况老婆使用很可能不 给人家一分钱。翻来复去地想了一阵,心里还是憋气,还是窝火,他在城里卖豆芽菜不也是给家里搞收入吗,收苞谷没及时赶回来还是为了多挣些钱。秋收时在城里泡豆芽菜的农村人都回了村,他没离城就是想钻个做买卖的空隙。有了钱还愁雇不下一挂犁两头牛?非得把自己的身子贴出去?有了钱还能雇拖拉机哩!

  这不是钱嘛!他拍了拍衣兜在心里喊。可是拍下去的手掌却觉得发虚,硬扎扎的一沓子 票子已不在了。他回忆着是不是自己弄丢了,不对,进门时他的手还在衣兜里攥着哩。一定 是老婆和郭土改把他打昏后又把他身上的钱掏走了。这真是太不要脸了,帮着野汉打丈夫还 不忘掏走丈夫身上的钱。你好意思还要钱吗?

  他撕展好身上的衣服,衣服上还散发着豆芽菜的味道,现在这味道又夹杂了浓烈的汗腥 气。这样,他的眼眶里就滚出了辛酸的泪水。我没黑没明地弄豆芽菜容易嘛?晚上泡白天卖, 就是用过的水也能灌满一个涝池了。你们还以为我是一个没心眼的人?为了多抠几分钱,我 在称杆子上动了几回心思,差点让人剁了手指。这样的灵性事再不敢多做了。我缺心眼我会 泡豆芽菜?我缺心眼我把豆芽菜换成钱了?

    

  糊里糊涂地想不明白,倒觉得肚子饿了。在厨房里找不到馍笼,郭水浪又自认自己是个 缺心眼的货。人饿了总是要吃东西的,郭水浪只认定这个死理。他返回那间屋子,挑出两个 嫩苞谷棒搭口就啃。啃完一个果然就有精神了。

  哪儿的公鸡又叫了几声,公鸡的叫声好像是从天上传下北京市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来的。他稀奇地走到院子里,抬头看去,看清天上的公鸡原来是自家的。他们家的鸡都卧在他们院子的大槐树上,一年四季就在树上过夜。夏天它们是图个凉爽,冬天不是自己找冷吗?他在家时,还总是耐着性子把它们往窝里赶,他一走老婆就又由着它们的性子了。他还曾经杀了几只屡教不改的鸡,但收效不大,鸡们换了一茬又一茬,仍然改不了这种习惯。好像他们家的鸡窝永远有几个黄鼠洞似的。他回头看看屋檐下的鸡窝,鸡窝上也晾晒着苞谷棒,可是鸡窝门却被几串红辣椒挂严实了。怪不得鸡们改不了这种毛病呢,人堵了门还敢翻门哩。晒苞谷晾辣椒是过日子不错,可是让鸡们一年四季在树上过夜算个过日子的样嘛?这个婆娘,自己花钱买鸡,倒像是给全村人叫鸣了。

  不知是他抬头观望的怪样子吓着了鸡,还是鸡们知道天已亮该下来了,一个接一个地噗 噜噗噜往下飞。飞下来就昂首挺脖地四处寻觅,看见鸡窝上的苞谷棒,就担惊受怕地贴墙包 抄过去。

  郭水浪气地抓起几个苞谷棒给鸡扔去,鸡们扇起翅膀四处逃窜开去,很快又围拢过来 争抢着苞谷棒。

  “你闲得没事逗鸡耍?”儿子要上学了,端着洗过脸的水泼在院子说。

  “你啥时候起来的我咋没听见?”他装出笑嘻嘻的样子问。

  “你能听见声音你就不会挨打了。”儿子从门栓上摘下书包,把书包在空中抡了一圈搭 在肩膀上说。神情是不屑搭理的样子。

  “你瞧这娃说的,爸长的耳朵是吃饭的?”他有点难受,但还是笑嘻嘻的说。

  “能吃饭倒多了一张嘴了。”

  “这这这娃存心,存心惹爸难受。”

  “行,知道难受就好!”儿子睡眼惺忪的眼睛忽然闪出一道亮光,气冲冲地走到门口。儿子一只脚狠劲踢了一下门槛,就拐弯在门外消失了。

  郭水浪追出去望着儿子的影子,半天醒不过神。狗东西到底念到了初中,说的话都让人 琢磨不透。这就好,这就有个盼头了,现在这世上就时兴脑子好使,老实人真是不能当了。

  中秋的晨风凉嗖嗖的,郭水浪打了一个尿颤。这一个激灵也使他恢复了仇恨的感觉,儿子刚才的纵容更使他满身的筋骨绷绷地拉直了。老婆是在自己的屋里让郭土改闹她的,这也怪不得人家郭土改,不吓唬吓唬这个母婆娘看来是不行了。

  他先到茅房去撒了一泡尿,还用热尿洗了洗肿胀的那只眼睛。小时候母亲就教给他男孩 儿的尿是能止血消肿治病的,这一点知识他一直没忘。热尿蛰得眼睛麻刺刺的疼,他怀疑母 亲传授的偏方不起作用了。后来就悟出,人长一长都是要起变化的,男孩子不能永远是男孩子,男孩子长大后就成了男人。

  眼睛疼过一会还真不疼了,肿胀的感觉也减轻了许多。试着睁了睁,眼前的世界一下子 变宽了变亮了。

  恢复光亮的眼睛也增加了他的胆量。

  他从厨房摸了一把菜刀就向老婆睡的屋子冲去。

  这是一间没有按门的屋子。不大的屋子里盘着一面大炕。父母在世时由父母住着,父母 过世后他们两口儿就搬了过来。无需按门的节俭当然也就延续下来。

  郭水浪掀起门帘时心就软了,老婆仰面朝天地闭着眼睛,头发上还挂着苞谷穗上的红丝线。这些日子她也是乏得顾不上梳头顾不上洗脸,胳膊腿散乱得都不像自己的。你乏你还 有精神和郭土改睡觉?郭水浪牢记着这股仇恨,就举着刀大步走了过去。他瞄了瞄老婆的脸,又瞄了瞄老婆裸露的白胳膊白腿,盘算着该在哪儿下一刀。他只想在老婆身上拉道口儿。老婆的胳膊腿说白也不算白了,小胳膊小腿都成了酱红色,这是太阳晒的。没晒到的地方也 都是土黄色,郭土改觉得他可以给老婆搓出一堆汗泥条。他越发不忍心下手北京治愈白癜风的医院哪里最好了。

  还是该吓唬吓唬她,不然儿子都会笑话他只是把心里的难受挂在嘴上。他把明晃晃的刀 刃在老婆眼睛上绕了绕,老婆当下就睁开了眼睛。

  老婆不避不躲不慌不乱地说:“杀人要往脖子上砍,你连这点本事都不知道?”

  “你早醒了呀?”郭水浪惊恐地后退了一步。

  “睡了一夜你也没敢过来。”老婆仍然平静地躺着。

  “我差点连命都没了。”

  “你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哦,你真盼我死哩?”

  “瞧你那个熊样,还拿着刀吓唬人呢。来来来,你有胆就把我杀了。”老婆这才翻身 坐起,一眼不眨地盯着郭水浪说。

  郭水浪有些傻眼地垂下眼皮,站在远处一动不动。

  老婆伸腿要跨下炕来了,一边伸腿一边喊;“过来这来,过来把我杀了。”

  郭水浪逃窜似地跳出门外,见老婆把伸出的腿又拉了上去,这才稳住了神说:“我拿刀 我是想杀鸡哩我能杀你。”

  老婆哼哼哼地笑着。

  郭水浪一本正经地问:“鸡咋还是往树上飞?我想把那只带头的大公鸡宰了,看它们还 敢不进窝。”

  老婆还是哼哼哼地笑。

  “你说到底宰不宰?每天赶它们进窝怪麻烦的。”郭水浪认真地说。他的心思真是想着 那一群不安分的鸡了。

  “公鸡就剩下那一只,你杀了你给那些母鸡压蛋?”老婆很烦躁地说。

  “你说那就不杀了?”

  “愿意杀你就把那些鸡全杀完!”

  “胡说胡说,鸡杀完吃鸡蛋就得花钱买了,我这不是糟蹋日子嘛?咱们的日子可得往好 里过。”

    老婆伸了一下懒腰,懒得和他说话的样子又把眼睛闭上了。好像习惯了再睡个囫囵觉,把身子摆平再不理他了。

  郭水浪还想再提说郭土改的事,忍了忍就改口说:“有钱还愁地犁不了,我这就去找拖 拉机!”他把找拖拉机的话说得很响亮,心想这一句话也够老婆受一阵子。

  老婆没理。

  “你听见了吗?我要找拖拉机!”他几乎是喊出来的。

  老婆猛地支楞起身子,低沉地吼道:“你一会儿要杀鸡,一会儿要找拖拉机,你到底要 干啥你说?”

  郭水浪彻底缩回了脖子,走进厨房放菜刀的脚步也是轻飘飘的。

    

  够她受,我刚才说的几句话也够她受。郭水浪百无聊赖的走出家门,脑子里还闪现着老 婆低沉的吼声和呲牙咧嘴的愤怒。他觉得这是老婆难受,这是戳到老婆的疼处了。你也有难 受的时候?你知道难受就别做不要脸的事情嘛。

  他突然就有了得意之色。

  秋庄稼收完,村人就可以闲一阵子。空荡荡的村道静悄悄的,人们还都在睡着懒觉。郭 水浪甚至内疚地想到不该把老婆早早闹醒,她也是累了好些日子的。过去了的事情迟说早说 都一样,让老婆难受也不在乎这一会儿。联系到自己隐隐作痛的眼睛时,他的心里才有了平 衡的感觉,我睡不着你也别睡得安稳,我一进门连饭都没吃就被你们打得摆在地上了,我辛 辛苦苦地跑回来为啥的?还不是送钱让你和娃过好日子。谁知倒碰上你和郭土改光溜溜地在 炕上弄事哩。碰上这种事,哪个男人不发火不动手,可你们倒合起来把我打惨了。

  一阵脚步声还夹杂着牛蹄子的咣咣响把郭水浪吓得倒退了几步,郭土改闪在他面前时, 他已经靠在墙角了。

  郭土改牵着一头大公牛。这头公牛是郭土改的摇钱树,命根子。它肥壮得像一头大象, 两只短粗的犄角明光锃亮,两只眼睛一见生人就怒目圆睁。脖子上经常挂着一只金黄色的铜 铃儿,铜铃儿系挂在红绸带上。皮毛油光闪闪,泼一瓢水上去也会一滴不沾。碗口般的四蹄 走过去就是一溜子蹄印,踩在砖头上砖头都会发出炸裂的响声。村里的人没有不怕这头大公 牛的。

  可是郭土改自己不怕.他和这头牛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郭土改牵着它就好像牵着一只老 虎。他们在村道里行走,就像步人了丛林,躲之不及的人们就都成了胆战心惊的兔子。郭土 改说他的公牛已经是儿女成群,方圆三四十里也能找到它的后代。郭土改不无炫耀地说,他 每天还要给这头公牛拌一碗肉沫子吃,吃馋了的它看见人都会扑上去啃。倒没有人看见过它 追着吃人,但那威风凛凛的样子确实让人望而却步。连村上的狗看见它的影子都会停止吠叫,夹着尾巴一溜烟地悄悄逃走。郭土改家里还养着几头母牛和骟了的公牛,远近都知道郭土 改是养牛专业户,乡上还给他发了几次奖牌的。可是郭土改从来没有养狗守护他家的财富, 他说他把他的这头公牛拴在院子就可以夜夜睡踏实觉。


  联系方式:(电话)09132064558|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1-21 20:57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