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纯真时代
脍炙人口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298
精华 0
积分 81825
帖子 16366
威望 81825 点
金钱 32731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4-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0-26 19: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纯真时代

纯真时代
  

  纯真时代

  ——公子洋

  

  

    

  许多年以后,我倚在阳台上看漂浮而过的大朵白云。天空蔚蓝而洁净。翻看发黄的相册,回忆便不断地追溯,一幕一幕,终于徜徉成一条奔腾的河流,向已逝的岁月汹涌而去。我知道这属于我属于过去的时光早已在浮尘中凝聚,恰如一页浸在水中的白纸,不断地浮现出字迹。模糊而真实。毕竟它是属于我们的。我吸了一口气,望着天空,依然有大朵白云掠过,虽然已经过去。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离开我会流泪,相信纬也一样,毕竟曾经我们都自诩坚强。可我们终于还是流泪了。

  那一夜,我们的世界就改变了。突然地改变。原本以为早已未雨绸缪,所有的都是顺其自然,但它真实的来临,一切又是那样的突如其来。剩下的只有我和纬的默然承受。

    

  空气中四处弥漫着啤酒的气息。我们疯狂的喝酒,放肆的大笑。笑声干涩而沙哑。我终于发现原来有一天笑也可以这样难受。

  纬一直用筷子搅拌着杯中的啤酒,看它们四下溢散,最后变成白色泡沫消失在空气中。不着痕迹。

  我说,喝完最后一杯。

  纬抬头,眼神孤寂而落寞,说,你们应该送句祝福。

  然后是沉默。

  Vivi说,保重身体。

  龙说,记住我们。

  享说,要写信。

  一切平淡,却充斥着裂裂的感伤。

  苦涩的啤酒划过灼热的喉咙,回荡在空荡荡的胃里。酒入愁肠愁更愁。

  人生便是如此。拟把疏狂图一醉。今宵酒醒。才发现生活依旧继续,愁绪亦然未减。

    

  龙又喝醉了,蹒跚地迈着步子,嘴里大声地唱着“一路上有你”。

    

  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就算是为了分离与我相遇。

  一路上有你,痛一点也愿意,就算这辈子注定要和你分离。

    

  我和纬默默地走在最后,月光透过班驳的树影将我们的背影缠绕出一抹纠织的曲线。不再分开。

  纬说,明天就走!然后我看见他眼角有透亮的东西。

  我吸了口气,拍他的肩,说,我们风雨同路。

  纬说,可是我们的生活?

  我说,不会改变。

  是的,一切不会改变。曾经的一切早已刻进我们的生命,留下深刻的痕迹,日日夜夜在我们血管里奔流,不肯停息。而且,一直绝望地歌唱。 而歌唱的旋律,破裂而又华美。如同暮春樱花惨烈的凋零和飘逝。

  纬说,洋,那我们风雨同路。然后用力地拍我的肩。

  那一刻,我分明感到面颊上有潮湿而灼热的东西滑过。

    

  N城的天空似乎更加透澈。深邃而宁远。

  我和纬总喜欢倚在阳台上仰望,直到阳光刺痛双目。闭眼的感觉。温暖而湿润。仿若流泪。

  纬被分到了和我不同的班,大家各自有了新的生活,新的朋友,一切平淡而自然的改变着。

    

  我始终认为自己是固执的人。

  纬向我讲述《加勒比海盗》,我依然只欣赏自己的《大话西游》。

  纬向我侃侃而谈汤姆·克鲁斯,妮白癜风品牌影响力单位可·基德曼,我始终信奉周星星的无厘头。

  纬的CD里播放着Mariah carey和westlife,我一遍又一遍的聆听十年和断点。

  纬的书架上堆满了村上春树和托尔金,我固执地保留着金庸和古龙。

  纬说我不懂欣赏。我说纬崇洋媚外。

  总之,我有我固执,纬有纬改变。

  而唯一不变的是我们依然都会在半夜的昏黄台灯下写故事。一个接一个地写。

  纬的故事总是华丽而唯美。而我的故事总是快意和豪情。

  纬说,你的故事太虚幻。我说,你的故事太颓废。

  后来,纬依然继续他的颓废。我仍旧保留我的虚幻。

  一切似乎又不曾改变。

    

  我依然穿宽大的体恤,浅色的牛仔裤,剪干净的短发。每天重复着三点一线的规律运动。

  偶有电话,大家也总是相互询问一些学习,生活的问题,最后说好一起考到哪里,然后大笑,挂断,剩下一串“嘟嘟嘟”的盲音。

  我们从不谈以前。可能我们都害怕彼此在电话那头抽泣。

  于是到后来,电话中就只剩下哦,恩,就这样吧的简单词语。

  我不知何时也变得冷漠。

  学校不止一个白血病的患者。每每捐钱,我总是避而远之。

  纬说,这不像你。你故事的主角总是急人之难。

  我说,那只是故事。

  故事里,急人之难的是大侠。现实里,急人之难的是笨蛋。

  荆柯刺秦,专诸杀辽。他们是大侠,但是结局悲惨。

  我宁愿做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简单的快乐。也不做杜甫。民间疾苦于我何干。

  但我还是不断地写故事。写大侠。写小人。腥风血雨。快意恩仇。

  纬说,你是个怪人。

  我说,可能吧。

  如果真有得选择,我也想做一次“黄老邪”。

  宇和梅的信不断写来。信中无非也是将来考哪所大学之类的问题。我总是疲于回答。回信中说,我想考北大,可是只是我想。而已。

  至于未来,我没考虑。

    

  纬不同,他专注于他的画。纬曾说自己要去中美。

  看纬作画也是一种享受。

  专注的眼神。微蹙的眉头。紧抿的双唇。一笔一笔的涂画,然后擦去,再重新涂上。直至最后一笔落下。他会吐一口气,然后傻咧咧的笑。很阳光。仿佛一个孩子得到一件至爱的玩具。很满足。

  我很难想象这个少年每夜都会在昏黄的台灯下写出那些颓废和阴郁的文字。

  我说,你的画和文章完全不同。

  纬说,我很极端。

  往后的日子,纬依然画阳光的图画,写颓废的文字。

  纬说,洋,以后我用你的故事做画。

  我说,纬,对不起,我画不出你的文字。

  然后他就笑,笑容浅澈,眸子里有捉摸不到的散碎。

    

  后来我遇到静。静也是学画的。

  我给她看纬的画。静说,纬很有天赋。他的画蕴藏着很深邃的东西。那是只属于他自己的,任何人都捉不到。

  我问纬,你的画中隐藏了什么?

  纬抬头看天,笑容平淡而慵懒。他说,洋,你了解这个尘世吗?

  我摇头。

  然后纬指着天空的白云说,浮云是尘世在天空的倒影。如果有一天你了解了浮云,你也就明白了这个尘世。我也一样,如果有一天你了解了我的文字,你也就明白了我的画。

  纬。对不起。时至今日。我也无法看透你的文字,也无法堪破你画中的神韵。

  也许你就是浮云,无相无常,变幻莫测,永远是谜。

    

  有必要说一下静。

  如果说N城的生活一半是纬陪我走过的,那另一半就属于静。

  高三那一年。我们两个一路走过。有泪有笑。

  和静一起,我变得中规中矩。我们一起在书阁里啃书。喝淡淡的清茶。听班得瑞的曲子。

  平安夜,我们逃课去天主庙拜耶稣。许愿。

  静说,我的愿望是忘了他。

  我说,这是奢望。你做不到。

  静笑着点头。然后磕头。双手合十。虔诚地说,那就让我不想他。

  静的恋爱无疑是失败的。

  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生。而且义无返顾。

    

  高考前三天。静拉我到江边画画。我们看平静的江水。看赤裸着身体在江中游泳的男生。看时有的飞鸟从头顶掠过。

  静说,洋,你想考哪里。

  我说,你呢。

  静说,C城。那里有我喜欢的专业。

  我说,那我也去C城。

  静说,好。我们一起。

  然后我们就对着江水大叫。不管行人漠然的目光。在他们眼中,我们歇斯底里。

  简单的承诺在我们看来就是谁也不离开谁。

    

  高考结束那天。我和静一直沿着N城的街道漫步。一条一条。漫无目的。没有终点。

  我们一起数天上的星星。一起数路旁的小树。一直到尽头。

  静说,洋,不管以后在哪里。我会记住你。

  我说,我也是。

  静说,一定要来参加我的婚礼。

  我说,一定。

  又一个简单的承诺。

    

  高考后的等待是漫长而烦躁的。直到通知书陆续地到来。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

  静如愿地考到了C城。

  而我,却没能兑现我的承诺。

  纬。由于特殊原因,也没能去B城中科白癜风微博的中美。最终也去了C城。

    

  饭局似乎成了每日必修的课程。

  酒一杯接一杯地喝。饭一顿接一顿地吃。

  大家相互祝贺。老套而俗气。却成为时尚的主题。恒久不变。

    

  似乎一切昨日看似遥远的东西,都在刹那间蜂拥而来。那样真实。所幸的是我的朋友都已学会接受。

  十八年的时光就在那一刻消亡殆尽。曾经的纯真却已成昨日黄花。愈飘愈远。恰如秋日飘落的红枫。华美却凋零。

    

  一年老一年。一日没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辈催一辈。一聚一离别。一喜一伤悲。

    

  年华似水,逝去之日,终不可追。

    

  很多年后,当我写完最后一笔,随手翻出一张CD,按下PLAY。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

  la……la……la……la

  想她

  la……la……la……la

  她还在开吗

  la……la……la……la

  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白癜风治疗得多少钱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la……la……la……la

  la……la……la……la

  la……la……la……la

    

  朴树的声音忧郁而深沉。

  如吾之心。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1-12 08:18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