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乌鸦”在头顶盘旋
脍炙人口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298
精华 0
积分 81835
帖子 16368
威望 81835 点
金钱 32735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4-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0-24 05: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乌鸦”在头顶盘旋

“乌鸦”在头顶盘旋
  

  “乌鸦”在头顶盘旋

  ——带雨的云

  

  

  “乌鸦”在头顶盘旋

  第一次看见飞机大约才八岁,有人说是飞机,我还把它当成乌鸦呢。

  大人告诉后才知道那是鬼子飞机。开始并不怕,就当是一只乌鸦。老人都讨厌乌鸦,它在哪家屋后叫,便当成倒霉的信使,嚯叱嚯叱把它赶跑。老人们最嫌它,叫它做臭嘴乌鸦。

  把鬼子飞机看成乌鸦并没有错,那鬼东西确实给人带来了灾难。它们奸淫烧杀抢虏无恶不作,这样的称号更名副其实。

  “乌鸦”飞到哪里,哪里便生灵涂炭。哼!还厚着脸皮说什么“共荣”,明明是大灾星、害人精。只有私下里得了好处的才会说它的好话。

  家乡曾来过许多让“乌鸦”害得背井离乡的难民,他们着南腔北调,扶老携幼翻山越岭而来,乌黑的脸、衣衫褴褛;有的挑着一担篾箩,一边一个孩子;有的是女人前面抱一个,背上背一个,手里牵一个,身后的男人挑一担沉沉的被褥和锅碗杂物。

  那是山城,高山环抱、山路崎岖,鬼子没能进去,难民络绎不绝,来这里躲避。

  鬼子可不放过,飞机常来骚扰,后来更是狂轰乱炸。空袭警报一响,大家便往山边的防空洞跑。走不动的老人则躲在自家的地窖里。

  北山的汽笛声从一到三声,南山则在山顶悬起一到三个红色灯笼。呜呜一声响似乎是:“鬼子飞机要来了!”同学们便背上书包往北山跑。

  呜呜嗷嗷二声是:“快点跑,鬼子飞机马上就到了!”这时,南山会升起两个红灯笼。白天灯笼不明显,夜里鲜亮得让人心惊肉跳。

  呜呜嗷嗷哦哦三声时,胸口会紧张得扑扑跳,腿脚也不听使唤。这时候鬼乌鸦已经在头顶上,想看又怕看,黑黢黢,还哗啦哗啦的狂吼。有时还有嗒嗒嗒的声音,大人说是机在扫射,听到嗒嗒嗒声时,我再也迈不动了。

  这时会有人嚷:“不要跑了,躲起来!”往哪儿躲呀?只有矮树丛,想哭又不敢哭,怕被臭乌鸦听见。

  大约九岁时,鬼子的一次狂轰滥炸,几乎一条街全被炸光烧光了。大人们说那是汽油。

  因为防空洞里太闷,黑黢黢的,有股难闻的臊味,我挤出了洞口,亲眼看见那一切。

  开始,飞机越来越低的盘旋,声音越来越响,比霹雳还怕人。突然间鬼子飞机俯冲下来,把一个个黑色的东西从屁股后往下拉。随着一声声的轰隆响,黑烟腾起,碎裂和倒塌声音一片。“断子绝孙”“挨千刀”“杀头子”的咒骂声也一阵阵。鬼子不在乎会不会断子绝孙,会不会挨千刀杀头,它们已经没有了人性!

  看不出是炸的哪儿,有人说是东街,有人说是南门。待鬼子远去了,大家才赶快下山去看,是这山城最主要的街,许多布匹百货、油盐杂货、纸张文具、医药炊具、南货食品,及各种日常生活用品的商店。

  都是本分的生意人,吃苦的工人,兢兢业业的老师,勤奋用功的学生。这里成了一片片火光,一股股黑烟,一阵阵焦臭。

  第二天我和父母去白癜风假期不白过了那里。一片残垣断壁,路两边横七竖八的的房梁,焦黄的房柱,乌黑的木板,一堆堆瓦砾,还在冒着焦臭和黑烟。沿路有抬担架的,有背着的和抱着病人的。一片哭泣声,喊声,咒骂声。

  我家的油盐店也成了焦土。在废墟里来回的捣腾,只捡回来秤砣、秤盘、铁勺、铜脸盆等。看爸爸妈妈的脸色难看。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心里古代白癜风偏方在哭,恨那鬼子乌鸦。

  一个小山城,躲在丛山峻岭中,安分守己的工作、上学、作生意、砻谷、做斗笠。这些野兽们啊!

  后来看过一些画书,又听一些从鬼占区逃出来的人说,被占领的地方,奸淫烧杀抢虏更惨不忍睹啊!

  我第一次看的电影是无声片。一家人提着马灯来到一个大礼堂,名字叫《火烧四行仓库》。后来才知道,是上海的四大银行仓库,在苏州河边,白癜风形象大使八百壮士四天四夜抗击日军侵略的一场英勇保卫战。鬼子们是在飞机坦克炮火掩护下的入侵啊。

  影片放映时只能听见冲锋的军号声,另外就只有发电机的轰鸣声,和放映机的唰唰声。放映中还断电,礼堂一黑下来便立刻响起吁吁的一片口哨和巴掌声,还有“毛仔!”“火根的娘!”“瘌痢头!”等呼喊。那时看戏看电影不对号,一阵蜂拥,都抢前面的座位。还有人往那块白布背后看是不是藏了人。

  影片里一片火海。真可恶的“乌鸦”,礼堂里又是一片咒骂,还有阵阵呜咽声。

  活生生的鬼子兵我没见过,还是从画书里看到的,矮墩墩的五短身材,凶神毕露、呲牙咧嘴。后来从电影里看到,人家长得眉清目秀的。不知道他们的爷爷和太爷爷们,是不是也这般眉清目秀,怎么竟是那样残忍,把一条街全毁了,还有老人和孩子惨死在轰炸和燃烧之中。我亲眼看到,“乌鸦”的尾巴处,有块圆圆的东西,记得明明白白,大人告诉说,那叫“膏药旗”。

  别以为现在没有乌鸦,只是没有在意,安逸之中不太觉察而已。乌鸦不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几乎是七十年前,多么沉痛的记忆啊! 50年代一次他们的产品展出,展馆门外的“膏药”旗深更半夜让人扯去了。听后,多少人心里痛快呵。

  我大学时的一位领导,上级安排他接待那里的人参观,他拒绝了。后来才知道,他一家人就他一人逃脱,全成了鬼子的刀下鬼,哪能不刻骨铭心啊!

  我并非耿耿于怀,是太难太难忘记了。忽然想起来,记下他们的劣迹昭彰,让孩子们知道。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1-21 01:27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