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枯井孤魂
避重就轻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718
精华 0
积分 77930
帖子 15587
威望 77930 点
金钱 31173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6-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17 07: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枯井孤魂

枯井孤魂
  一个久远飘渺的故事,一个被岁月尘封和记忆淡忘的故事,一个老辈女人在尘世苦难挣扎,血淋林的一篇秦桑曲......

  

  枯井孤魂

  

  ---秦桑吟

  

  

    

              

  老家的村南有一眼井,听老辈人说,原先井水挺旺的,足足养活了一大村子人,后来井方圆闹邪事儿,人们不久便废弃了它,井也就成了眼枯井.

  村子里花白胡子,掉光牙的四老爷说,上辈子的时候,是有一个可怜的女人跳了那口井.......

    

  女人叫灯草儿,长得挺水灵的,山里人,是被人贩子卖到这儿来的.据说,灯草原先家里还平实,爹勤快厚道,两个哥哥身强力壮,自家又有几亩薄田,足可以糊口,她和娘缝缝补补,日子倒也过得美满.

  直到灯草长到快出嫁的年岁,不幸的事接连发生了,先是爹身患绝症,撒手西去了.脸上的泪痕还没有抹干,两个哥哥又突然失踪了,后来才听说,她那位棍叔父,钱输红了眼,把两个亲侄子卖出国兵了.灯草娘彻底绝望了,整日整夜的流泪,双眼也哭瞎了,躺在床上气息奄奄.灯草为给娘治病,地没了,嫁妆没了,家徒四壁,终于连娘也走了,好好一大家子,就这样给散了.灯草哭的天昏地暗,周围的穷亲戚们让她借钱都借怕了,为让娘有棺材进祖坟,她卖身安葬了娘.

  灯草儿跟着买她的丈夫满堂,走出了大山,来到了我们这个村子.---谁知,这才是他真正苦难命运的开始!

  满堂倒也老实忠厚,干活又肯卖力,三十老几了才北京中科白殿疯医院治白斑好不好有了媳妇,知道灯草命苦,对她也挺体贴呵护.只是他家中有个老娘,异常刻薄厉害,是一家之主.

  满堂娘是村里有名的悍妇,年纪青青就守了寡,五六十岁了走路还是脚底生风,平时说话粗喉咙大嗓门,为个东家长西家短,村子里人要是和她发生了口角,那个叫骂声可是整个村子都会传遍,人们都见她避三分.时常对儿子花那麽大价钱买回这个媳妇,满堂一直耿耿于怀,一不顺心,就找灯草撒气儿,不是撕抓,就是拧咬,拳打脚踢,恨得牙齿噶蹦儿响.

  灯草儿自个心里抱怨命太苦,和公婆顶嘴都不敢,再那个时候,公婆教训媳妇,天经地义啊,谁也管不了的.灯草心里只盼望和满堂早点有儿子,儿子能快点儿长大,自己也就成了长辈,那样一切苦难都算熬到头了.

  日子过得很是缓慢.后来有一天,灯草手中有私房钱的风声,不知怎麽给吹到公婆耳朵里了,这下可惹火了满堂娘.

  老太太勃然大怒.一天,趁儿子下了地,一把揪住灯草的头发,死活硬扯下了火炕,粗糙的手里攥着一只破鞋底,不问原由,只管往灯草的身上乱打.灯草拼命挣扎着.脸上嘴角有了丝丝血痕.满堂娘还不解恨,把灯草又拖到了后院里,.后院里有一棵歪脖子槐树,碗口粗细,正直浓冬季节,寒风瑟瑟,枯枝败叶被北风卷的满院都是.灯草被公婆捆在了树上,清秀的脸庞血迹班驳,头发乱蓬蓬的,被寒风撕扯着,似一堆枯萎的蒿草,而她就象一只待宰的羔羊无助地蜷缩着.老太阴狠的狞笑着,逼着灯草说出钱的下落,用针扎,用手盆腔炎与盆腔积液的区别到底有哪些掐,青筋裸露的手捏着锈迹斑斑的针,生硬地一下下刺在灯草的身上,没有丝毫怜悯痛惜.

  灯草一声声惨叫着,泪水和着血水把身上的破衣烂衫都打湿了,死活也不说出钱的下落,这可是他的卖身钱呀!前些时候,满堂答应过,要替她找回失踪的哥哥,没有钱咋行呢?

  满堂娘终于折腾累了,歇了会儿.无奈这个儿媳死也不开口啊,他去厨房了把菜刀,威胁着,猛地扯下灯草的破棉袄,歇斯底里地叫嚣着.灯草盯着满堂娘充血凶残的眼睛,风中凌乱的黑白相间的头发,如恶鬼般扭曲的布满皱纹的老脸,冷得心里直打颤.啊!冻风中一声凄厉的惨叫,满堂娘抽刀在她胸口划了一刀,血水迅即如泉涌般地溢出来,接着,一些盐巴又撒上了伤口.似有万箭穿心,灯草顿时只觉着天旋地转,嘴唇也被她痛得咬下了半边.

  毛骨悚然的叫声惊动了村人,他们不敢进去劝架,喊回了地里正做活的满堂,好说硬拽,又苦苦哀求,老太还在骂骂不休,蛮横的用捅炕棍驱散看热闹的人群.灯草又一次活过来了.

  事情并没有这麽快结束,媳妇手中有钱的事儿成了满堂娘的一块心病,一觑着机会,她就对灯草威逼相加.为让婆婆断了念想,气愤不过,当着满堂和娘的面,灯草把所有花花绿绿的票子,一把塞进了燃烧的炕洞里.满堂娘整个气疯了!

  终于又有机会了.满堂赶集去了,家里就剩下了婆媳两个.

  满堂前脚刚跨出家门,老太太就迫不及待的关了门,灯草预感到更大的厄运就要降临了......

  一条粗绳捆住了她的手脚,满堂娘使出吃奶的力气,将她吊在了歪脖子槐树上。灯草哭得声音都哑了,任凭公婆摆布着,肉体的疼痛和长期的精神摧残让她此时不禁万念惧灰,牙关紧咬,索性一声不吭。公婆将赶牛的皮鞭高高挥起,满腔怒火和着长久积压的仇恨,一股脑儿泼向灯草,对着灯草劈头盖脸地猛抽,透过院墙,远远的,一片鞭影。霎时间,身上的薄袄成了满地的碎棉絮,血肉模糊一片。满堂娘发疯地舞动皮鞭,终于,灯草一动不动了,她也累得全身快瘫软了。

  ......

    

  冥冥中,似乎来到了地狱,觉得阴风阵阵.浑身火烧火燎般的疼痛,她使劲睁开双眼,四周黑漆漆的,空中如幽灵般地闪烁着几颗寒星.灯草意识到自己尚活在人间.原来,满堂娘以为她死了,找来几个叔伯兄弟,一卷破席子裹着她,扔在了乱坟岗子,打算天明下葬.满堂回来迟了,拗不过娘,没敢出门找她.

  灯草想起自己的苦命,低声啜泣着,背井离乡,就这麽给走了吗?躺进这里陌生冰冷的土壤,与这些可怜的孤魂野鬼做伴,从此也就忘记了生命的欢笑和凄楚,忘却了尘世的不幸与痛苦,也就无所谓悲哀与愁苦了......

  乱坟岗子靠近一条小路,旁边传来了夜行人的脚步声.该不是鬼魂吧?灯草真希望有鬼怪将她带去,使出全身力气爬到了路边.---看到脚边是具尸体,来人大吃一惊,借着天上毫光,灯草认出了是村北光棍儿二驹,叫了一声.二驹看见灯草浑身伤痕累累,还有气息,不有分说,就将她背回了家.

  一碗热汤下肚,灯草精神了许多,二驹打了盆清水,找了些干净布片,让灯草搽拭伤口,嘴里不断地咒骂满堂娘心狠手辣,并说天明再去镇上买些药来给灯草敷上.灯草着实心里感激不浅.谁知真的人心隔肚皮,就在她察洗了伤口,即将入睡时,一直在门缝偷看,喘着粗气的二驹,在也按捺不住内心欲火,一脚踹开板门,一下子扑在了灯草的身上......

  灯草想喊怎麽也喊不出来,想一头撞死,可是此时的她动一下,全身就钻心的疼痛.生不如死啊!

  这个二驹,整日游手好闲,有了钱,常干些眠花宿柳的勾当.他并没有花钱给灯草买药治病,弄了些香灰,给她撒上.过了几天,伤口化脓溃烂了,浓水紧紧地粘住了全身衣服,二狗上香灰时,粗暴地一扯,连皮带肉都下来了,灯草整日整夜都痛苦地呻吟着.终于有一天,二驹发现灯草背上的皮肉里生了蛆子,趁着月黑风高,将她掀上手推车,重新倒进了原先发现她的那片乱坟岗子.

  灯草躺在草丛中,没有泪水,象她娘一样,早就哭干了.她想娘,想爹,想两个哥哥,想老实憨厚的满堂,朦脓中,娘和爹在向她招手,娘还哭喊着:"......我苦命的儿啊......"灯草拼命的朝爹娘爬去,爹和娘就在前边呀,怎麽也够不着......已经是井边了,就是村人常打水的那口井,灯草也常给满堂和婆婆在它旁边洗衣服.她趴在井沿上,对了,是娘和爹都在那里,一家人又可以团聚了......

  天亮了,满地的驴粪蛋儿被寒夜冻成了一个个铸铁块儿.人们发现从乱坟岗子到井边,一路满是斑斑血迹.满堂和几个村人在井里打捞上来了尸体,----灯草跳井了.

  满堂娘不准把灯草葬进祖坟,满堂不愿把可怜的灯草葬在乱坟地,从此,井边不远就有了一座孤坟.

  后来,满堂娘去井边打水时,吃满水的木桶掉进了井里,辘轳把子飞快地旋转,躲闪不及,打在头上,顷白癜风处出现红肿、水泡,正常吗?刻间脑浆迸裂,眼珠子都突出来了,没抬到家就断气了.二驹一天外出回来的晚,路过井旁时,不知怎麽地就突然发起疯了,几十岁的人,从早到晚,就是趴在井沿上傻唱......

    

  井也就很长时间不用了,慢慢地干枯了. 村子里几辈人都过去了,人们只知道村南那口枯井原先是有井水的,好象因一个女人而干枯了......

    

    

  

  联系方式:(Email)yunhaiyoumeng13@yahoo.com.cn|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20 11:11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